软件下载 | 资讯教程 | 最近更新 | 下载排行 | 一键转帖 | 发布投稿
您的位置:最火下载站 > 资讯阅读 > 关注人物 > 七个老男人的小米梦:拒绝收购QQ成雷军最大遗憾

七个老男人的小米梦:拒绝收购QQ成雷军最大遗憾

  雷军不太愿意承认小米是手机公司:“我们是移动互联网公司。”互联网是他的心结,看起来,小米手机更像是实现这位理想家互联网梦的载体。他曾错过了互联网发展的黄金阶段。最为遗憾的是——马化腾曾经希望金山收购QQ,被他拒绝了。2011年8月16日,是雷军离梦想最近的一天:在798艺术中心北京会所的舞台上,小米科技CEO雷军,对着台下听众讲述一款“顶级智能手机”的诞生史。

  虽然,雷军已经离开湖北在外打拼多年,但他仍带有浓浓的仙桃乡音:类似“人民”这样声母带R的词语,他通常会发出“嗯民”的口音。

  发布会700个位置被塞满,很多米粉甚至与保安起了冲突,试图挤进来。更多人席地而坐,仰望露天液晶屏幕观看现场直播,与场内一起欢呼尖叫“雷布斯”。另一侧,“小米限量版工程机”的预售队伍,排到了100米开外。

  在发布会之前,雷军曾要求市场部请一千名小米粉丝到场,市场部觉得有压力,计划用两周时间来邀请。结果邀请函发出去后,没有推广,两天报名人数就超过了一千人,还有粉丝说要骑几百公里的自行车来参加。

  而在看到一众为小米手机站台的互联网大佬之后,有媒体评价说,这不像发布会,更像一场现实版的投名状。一帮互联网的风头人物齐聚一堂,他们集体拍了一段短片,作为给雷军和小米的礼物。短片中,凡客诚品董事长陈年、UCWEB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俞永福、乐淘网CEO毕胜、多玩网总裁李学凌、金山网络CEO傅盛等人,一起摔掉手里的苹果手机,高呼:我们要小米!他们都曾接受

  雷军的风投,是老友,亦是曾经或者未来的合作伙伴,当然雷军更愿意称他们为“兄弟”。

  雷军的兄弟们都看好小米。

  俞永福说:“他做什么我都支持。”

  李学凌这个手机发烧友对小米推重备至,小米创办之前,雷军经常凌晨两三点打电话给他,聊关于手机的事情。

  陈年如此祝福小米:“我祝小米手机上线以后,像凡客的T恤一样卖的好,凡客T恤最好的时候是一天20多万件,所以我希望小米手机一年能卖6000万部。”四天后,他作为第一批使用者,收到小米的快递。而负责小米发货物流的渠道,正是凡客诚品的快递如风达。预计市场占有额等一切与具体数据相关的东西,雷军均以“我不预计什么,我只是想做好一个手机而已”回应。然而,上线34小时即有30万“米粉”(小米的粉丝)预定手机的事实,让雷军震惊,亦给了他足够的信心。

  小米科技主管营销的副总裁黎万强告诉《鄂商》杂志记者,自发布会以来,小米手机的发货量在逐步增加,10月20日之后的第一周每天1000台,第二周每天2000台,第三周每天3000台……

  黎万强透露,小米科技还将进一步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南京、成都、武汉7城市部署小米之家服务站,该站点将承担两个功能:自提和售后服务。

  “小米”不是“苹果”

  雷军18岁在武汉大学就读之时,读了乔布斯的《硅谷之火》,大受启发从而立志成为第二个乔布斯的段子,被媒体和雷军自己用烂了。小米发布会当天,他穿着凡客的黑色T恤和深蓝色牛仔裤,乐淘“愤怒的小鸟”的布鞋,一切都难以摆脱模仿乔布斯的嫌疑。然而,在不久之前,他还习惯穿着衬衫、西裤、擦得发亮的皮鞋,朋友们有时觉得他有点土。

  之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毫不掩饰自己伟大的硅谷梦以及再造一个乔布斯的可能——乔布斯有一天也会死,我们还有机会。我们生存的意义就是等他挂掉。

  可是8月15日,小米发布会前一天,乔布斯真的离世了。雷军在微博上表达对乔布斯的敬意和怀念,至于当日的发布会,更多人将其当做雷军向乔布斯致敬的一种方式。“乔爷是神,很难超越。”此刻,他如此谦虚。无论人们如何将他和乔布斯,小米与苹果捆绑在一起,进行粗糙的比较而后给予烂俗的评论。雷军回应永远只有一个:我不是乔布斯,小米不是苹果!

  iphone的出现是促使雷军创办小米的直接动力,2007年底,他一边对iphone爱不释手,一边挑苹果的毛病:待机时间太短啦、不能转发短信啦、用着硌手啦、信号不稳定啦。他甚至认为自己对互联网行业的认知超过乔布斯,是时候做一款将软件、硬件、互联网结合的手机。

  雷军不太愿意承认小米是手机公司:“我们是移动互联网公司。”互联网是他的心结,看起来,小米手机更像是实现这位理想家互联网梦的载体。他曾错过了互联网发展的黄金阶段。最为遗憾的是——马化腾曾经希望金山收购QQ,被他拒绝了。

  2010年4月,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成立。公司的第一款产品不是手机,而是从雷军熟悉的软件领域开刀。

  既不叫好又不叫卖的“小米司机”是公司的第一款产品,这是一款迷你软件,供用户下载到手机查询违章记录。这项产品的体验并不好,用户查到了会郁闷,查不到又显得产品没什么用。很快,小米司机和另外七八个类似的应用被叫停。

  两个月后,小米启动了现在都让雷军引以为豪的项目——MIUI操作系统。这是一个基于Andriod的主程序操作系统。和传统研发不同,MIUI被雷军要求是个“活的系统”,它的开发和发布走互联网路线,与第三方民间团队合作,每周快速更新版本,积累大量的论坛粉丝。2010年8月16日,MIUI 在开发两个月之后迅速发布。

  现在,MIUI论坛的气氛远远要好于小米论坛,前者井然有序,后者则稍显喧嚣浮躁。就算是小米的发布会,雷军也不忘浓墨重彩地介绍MIUI。一周升级一次的速度,远远快于苹果时代的一年,以及Andriod时代的一季度。在MIUI试做的52周内,迎来了来自11个国家将近50万粉丝。雷军表示,即使小米发布后,MIUI仍然会支持其他手机,

  如此强大的兼容性让粉丝有理由相信,雷军可以超越马化腾、周鸿祎,至少在口水战蔓延的IT界,保存了个人的道德风度。

  但是,雷军和魅族创始人黄章之间的恩怨,却损伤了这种所谓的“道德”。小米创办之前,雷军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赞美魅族,认为世界上只有两家互联网手机公司:一是苹果,一是魅族。雷军曾找过黄章,彼此很合得来。随着小米创立,黄章却在微博上称:当时,雷军打着天使投资人的旗号,获取了诸多魅族的商业秘密 ——从生产研发、销售模式甚至于公司的财务报表。此外,黄章认为MIUI系统盗用了魅族UC系统的部分精华,二人从此交恶。“手机要做出爱恨情仇”,也许雷军当初说此话的用意并不在此,但就黄章和他,魅族和小米似乎恩怨还未了结。

  看起来,小米生逢其时。一位业内资深人士曾如此形容小米进入市场的格局:这是一场三国杀。一个是苹果,一骑绝尘。一个是Andriod系手机,包括摩托罗拉、三星和HTC。还有一个是诺基亚和微软的结盟。这场战争因为苹果的专利权官司和谷歌对摩托的收购,已经白热化了。5年前,诺基亚一统天下的时候,雷军肯定不敢进来。但是现在,好比东汉末年,天下大乱,大佬捉对厮杀……这时候雷军的到来好比当年的刘备,浑水摸鱼,很有机会。”但是偏偏,小米永远无法忽略魅族的存在。

  雷军喜欢拿“铁人三项”(硬件、软件、互联网)说事儿,当然,他有这个资本。软件方面, 除了MIUI操作系统让粉丝疯狂,还有发布会上被他一带而过的“米聊”。

  这是一款基于移动互联网的跨平台即时通信应用。在很多人看来,米聊也许才是小米未来的秘密武器。2010年初,小米研发一款“小米通”的产品,雷军始终不肯放弃这个方向,但他并不知道这个产品的最终形态会是怎么样。一直到2010年11月6日,有人在办公室门口把雷军拦住,给他看了美国刚推出的一款即时通讯软件,名为Kik。这款产品刚刚推出两个月,就获取了300万用户。雷军只看了15分钟,立刻意识到这是个机会。

  短短一个月后,2010年12月,小米发布了中国第一款模仿Kik的产品米Andriod版本。2011年4月,米聊又借鉴香港一款名为Talkbox的同类产品,为米聊增加了对讲机功能,用户猛增到100万。截至2011年7月底,米聊用户号称超过400万。

  “都说米聊抄袭Kik和Talkbox,这么说太浅了。”雷军说,“它们的确给了我们灵感,但我们也在持续关注和准备,否则,KIK一出来,我们根本不可能跟得这么快,一个月就发布。”

  目前,腾讯微信是米聊最大的竞争对手。“腾讯怎么挣钱我们就怎么挣钱,百度怎么挣钱我们就怎么挣钱,也可能跟着阿里巴巴学。”雷军是圈内公认的“很好的学习者”。但同时他又有打败竞争对手或者说先师的信心,面对腾讯占据移动互联网30%—40%的流量,雷军说:“腾讯不做手机,至少到今天为止,他没有说做手机。”而小米强调的就是软硬件一体化的体验。

  事实上,小米没办法在硬件上跟HTC、诺基亚叫板。但是,有着铁人三项的坚实基础,小米不仅没法放弃硬件,还必须力求完美。

  双核1.5G的小米,让雷军在粉丝面前豪言壮语道:“我敢打赌,小米发布三个月内,除了小米,你们手里拿不到任何双核1.5G的手机。”

  为了证明小米的耐摔功能不输诺基亚,他亦曾当着众人将小米从1.5米的高处扔下,捡起来,完好无损,并以此反驳周鸿祎的“山寨机”一说。从小米科技提供给《鄂商》杂志的相关资料上不难发现,雷军在接受记者专访时,曾花大篇幅说明小米所进行的测试。从耐磨、软压、滴水、高温、射频测试,花了很多功夫。

  在屏幕的选择上,小米推敲了很久。雷军调侃道:“我们真的很想做一款1280760的屏,但是我们不仅要GDP,我们还要幸福指数。因为握感和宽度才最重要,手机是拿来用的不是看的。”

  网上有个故事,说发生灾难后,只有山寨机的电池才是王中之王,iphone,诺基亚都是浮云。小米论坛上,粉丝们很严肃地讨论过这个问题,最后,小米用最简单有效,直接粗暴的方式做了个决定:装一块大电池!能否打破山寨机的传奇,雷军称:两天两夜应该没问题。

  有人说,如果把小米的标志去掉,你看五遍也辨认不出来它是小米。小米设计师刘德承认如此长相普通的小米,确实不存在什么设计:“她不是章子怡,小米素颜朝天。我们就是没有设计,这是设计最高的境界,把设计拿掉,看能不能做一款好产品。”

  无论雷军愿不愿承认,在推广上,小米还是走了“类苹果”路线,饥饿营销以及像一场秀的发布会。只是,小米声称是中产价位的“潮品”,而非苹果的高端时尚路线。1999元的定价是通过媒体定的。

  至于销量,有人说,要在三个月内卖出50万台,小米才有戏。雷军却并不认同:“我们不会盲目关注销售量,只是关注第一个人是否喜欢你的东西,第十万个人是否还是喜欢。”

  老男孩的梦想

  小米手机的开发团队堪称银河舰队。小米创立之前,雷军像一个说客,包里装着八九台手机,四处奔走,甚至跟人吃饭吃到一半,也会掏出一款手机说:“这手机不错啊。”

  他的第一个合伙人是林斌。2009年初,林斌还是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负责谷歌移动的研发和Android系统的本地化,是谷歌中国区总裁李开复将其介绍给林斌的。两人一见如故。“一开始,我们谈的都是谷歌和UCweb的商业性合作……后来,我们经常约出去,往往从晚上8点聊到凌晨两三点,聊的都是对移动互联网产业和手机产品的看法。”林斌还记得,当时他和雷军最常见面的地方就在盘古大观酒店的咖啡厅。两人面对面坐下,各自从包里掏出好些手机,在桌子上排成一排,然后开始逐个拆机。还有服务员问我们,“你们是卖手机的吗?”

  16年换了53款手机,雷军对于手机的了解和热忱让林斌暗暗感到吃惊。

  “我关心手机很自然。当时我们做的谷歌地图支持诺基亚的所有机型,支持Android手机,支持Windows Mobile手机,也支持iPhone。谷歌办公室有三个大柜子,里头有500多款手机,我经常可以拿到还没上市的新鲜样机。但我发现,雷军比我还狂热。我们一起出去,我包里拿出六七台,他一般都是八九台。”

  几个月后,雷军向林斌发出邀请,二人一起南下探访魅族。此时,林斌职业生涯一帆风顺,对于雷军邀请其创业感到吃惊。他只问了雷军两个问题,但是反复问过四次:你什么都有了,创业图什么?你有没有雄厚资金支持?雷军爽快回答:拿不到钱我自己出,我就有这么多。

  于是,这事儿成了。

  而晨兴资本合伙人刘芹,则是被雷军“敬畏之心”这个词打动而入伙小米。刘芹记得那时2009年11月某个晚上,雷军和他通了长达12个小时的电话,雷军换了三块手机电池,刘芹换了三个手机。雷军对他说:“我之所以对创业仍然怀有敬畏之心,是因为我看过太多人死了,不是因为他叫做雷军,就不会死。”

  小米的精英团队,一半来自金山,一半来自微软。2009年11月,雷军挖走金山旧部黎万强,林斌带来微软旧部黄江吉。第二年,曾为林斌下属的洪峰的到来,对小米而言十分关键。“洪峰等于帮助我们把思路重新理了一遍,不再是头脑一热的状态。”林斌说。2010年中,洪峰加入创业团队,负责移动互联网产品开发。据说,他决定加入的时候说了一句话:人靠谱,事靠谱,钱靠谱。

  围绕着创业切入点的问题,创始团队开了两次关键性的会议。这两次会议的阵容几乎一模一样,总共14人,一半来自金山,一半来自微软。这样的人员配备也符合雷军的规划:外企来的懂互联网,金山来的懂用户和地面战,正好搭配。

  2010年4月6日,公司完成注册,名为北京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创业团队搬入中关村银谷大厦的办公室。搬家当天,黎万强的爸爸用电饭锅煮了一大锅小米粥,送到公司,由雷军分盛每人一碗。

  寻找合适的硬件团队却让雷、林二人伤透脑筋,为此他们付出了两个月的学费。

  后来他们找到了周光平,曾任美国摩托罗拉总部核心项目组核心专家工程师、摩托罗拉北京研发中心高级总监,主持研发过明A1200和V3中国版机型。当时,周光平已经从摩托罗拉离职,在戴尔工作不满一年。雷军和林斌都觉得希望不大,不过,最后约见的结果却让他们喜出望外。

  2010年10月8日,周光平正式入职小米。他进入小米之前把话说得明白:如果小米手机做不成,他这辈子再也不会做手机了,不为别的,是真做不动了。他是真的把小米手机当作这辈子最后一件大事干的。在寻找周光平的同时,雷军意外收获了前北京科技大学工业设计系主任刘德。

  寻找供应商的时候,小米看起来才像真正意义的创业公司。因为无法预计小米的产量,没人在乎这个所谓的精英团队,因此频频遭到许多供应商的拒绝。选择屏幕的时候,日本核辐射事件刚过,雷军一行飞去日本找夏普,

  “当时飞机上只有十几个人,没人敢去日本。”最终,小米的诚意打动夏普,生意成了。

  “小米是我不能输的一件事,我无数次想过怎么输,但要真是输了,我这辈子就踏实了。”雷军说。

  雷军笑称小米是七个老男人的梦想,周光平已经五十多岁,雷军今年四十二。大家的平均年龄也是四十有余。“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还敢坚持曾经理想吗? 任岁月匆匆溜走心中理想永不退却。”2010年,这首《老男孩》让很多男孩或者男人潸然泪下,那时,这七个老男人聚集到“小米国”,谈起了一个伟大的移动互联网理想。

  投资中国网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