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下载 | 资讯教程 | 最近更新 | 下载排行 | 一键转帖 | 发布投稿
您的位置:最火下载站 > 资讯阅读 > 互联网 > 支付宝事件引VIE可变利益实体“潜规则”思考

支付宝事件引VIE可变利益实体“潜规则”思考

  马云做了一个“艰难而不完美的决定”,赢得了支付宝,却几乎“得罪”了整个互联网业。当马云以遵守央行规定、保护国家金融安全的姿态,对抗舆论对其“违背契约精神”的质疑时,另一个潘多拉魔盒被他打开——“协议控制”,即VIE,互联网产业最敏感的神经被触动。作为在中国被默许10余年,几乎控制所有大型互联网企业的“潜规则”,马云“搅局”带来的可能后果,恐怕是整个产业的无法承受之重。

  IT时报记者 钱立富 郝俊慧 图 CFP

  事件复盘

  支付宝掀动翅膀

  6月22日,阿里巴巴集团、软银以及雅虎发布联合声明,支付宝转移事件取得“实质性的、令人鼓舞的进展”,有望很快达成协议,三方在适当的时机之前,不会就进一步细节发表评论。这意味着,随着马云、孙正义、杨致远三人“噤声”,持续1个多月的支付宝股权之争暂时画下了句号。然而,支付宝这只“蝴蝶”掀起翅膀所引发的“VIE飓风”,在整个互联网业才刚刚开始。

  让我们再次复盘一下整个事件:5月11日,雅虎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显示,阿里巴巴集团已经将在线支付公司支付宝的所有权转让给马云控股的另一家新公司——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公司,这家新公司与阿里巴巴没有任何股权和资金上的关系,雅虎对此并不知情。

  5月16日,马云在阿里巴巴股东大会上驳斥雅虎的说法,强调支付宝转移绝对合法。6月11日,《财新》总编辑胡舒立撰文《马云为什么错了》,批评马云私自转移支付宝违背了“契约精神”。6月14日,在与胡舒立短信沟通两小时后,马云紧急召开媒体沟通会,承认在董事会没有同意的情况下,单方面终止了阿里巴巴集团对浙江阿里巴巴的“协议控制”,理由是遵守央行规定。为了表明自己的“清白”,马云暗指其它支付企业可以“协议控制”,但支付宝要“100%透明合法”。

  马云捅破的这层窗户纸,让刚刚拿到牌照的诸多第三方支付企业“人人自危”,腾讯旗下的“财付通”被传已被央行收回牌照,央行即将清查“协议控制”的传言更是甚嚣尘上。更大的风暴在于,由于国内几乎所有拿到融资的互联网企业都是VIE(协议控制)结构,以规避《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中对于限制类和禁止类行业限制外资进入的规定。一旦国家有关部门对协议控制进行清查,涉及的将是数以万亿美元计的整个中国互联网产业。

  蝴蝶效应

  互联网产业最敏感神经被触动

  VIE鼻祖:新浪模式

  提及协议控制(VIE),首创于11年前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首只中国互联网股——新浪。彼时,根据规定,任何外资企业不得在中国境内经营互联网内容服务,申请ICP(互联网内容提供商)牌照。当时正在摩根斯坦利供职的曾子墨(现凤凰卫视主持人)负责新浪上市项目,据她回忆,由于新浪的注册地并非中国,股东也大都是海外的风险投资基金,因此,获得中国政府的审批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众多行业精英专门设计了复杂的重组结构,唯一目的就是让新浪在不违反中国相关政策法律的前提下,在海外上市。”从1999年9月到2000年4月,7个多月间,新浪终于“琢磨”出一种既符合政策要求,又能满足股东需求的方式:协议控制。

  具体做法是,由新浪成立一家中资公司来申请ICP执照,国际投资者通过独家服务合作等一系列协议与其连接,达到实际控股的效果。这种方式得到了当时信息产业部的默许,新浪终于赶在互联网泡沫破灭前登陆纳斯达克。

  曾子墨至今不敢想象,审批迟到两个月的后果将会怎样,那时纳斯达克的市场窗口紧紧地关闭,互联网的冬天也将不期而至,“那时,假如还没有上市融资,就等于还没有储备过冬的食品。没有上市的新浪以及其他的中国互联网公司,能够平安过冬吗?”

  几乎所有互联网公司上市均走VIE之路

  新浪之后,协议控制渐成中国互联网企业融资、乃至上市的普遍方式。这也是为什么马云揭开VIE盖头后,成为互联网产业众矢之的根源。

  此前媒体报道中,互联网企业被解释为完全不允许外资进入的行业,但《IT时报》记者查阅2002年公布的《外商投资电信企业管理规定》后发现,外商投资互联网公司获取ICP牌照的口子早已松开,只是依然规定经营增值电信业务的外商投资电信企业的外方投资者在企业中的出资比例,最终不得超过50%。符合此条件的互联网公司,才有资格申请ICP经营许可证。

  然而,达到此条件的互联网公司并不多,经过多轮融资,境外资本在诸多中国互联网企业中占比早已超过了50%。仅以阿里巴巴集团为例,美国雅虎和日本软银的持股数,便超过了70%。为了顺利获得ICP许可证,几乎所有互联网公司上市便都遵循了“新浪模式”——VIE。

  除了ICP经营许可证之外,一些特殊行业对外资也“紧闭大门”。比较明显的例子是视频网站。2008年实施的《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中第八条明确规定了申请从事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的条件,而位列第一的便是,“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单位”。尽管此后对民营资本的视频网站拿牌放宽了条件,但国家广电总局始终没有对外资视频网站“松口”。可事实上,号称中国视频第一股的优酷已经在纽交所上市成功,根据招股书,董事及管理层所持普通股股数约为8.28亿股,占比52.3%,其余股东则基本为各大国外投行。

  显然,优酷绕过政策成功的“潜规则”,也是“协议控制”。

  待上市企业影响最大

  “我觉得受影响最大的还是那些打算上市的互联网企业,这不仅仅是第三方支付行业的事,现在上市比以前要困难”,上海一家已经获牌第三方支付企业人士对《IT时报》记者表示,这家企业之前就已经“洗干净”,没有外资背景。

  这位人士称,VIE模式一直是国内互联网企业去海外上市的标准动作,如今这套标准动作存在违规之嫌,那么国内企业海外上市自然只能重新寻找出路。财经人士叶檀在博客中表示,中国概念股的诚信危机与马云的“守法论”堵住了大门,试图从走VIE之路到境外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不得不另辟蹊径,他们必须承受公司组织架构转变与估值中枢下降的双重打击。

  所以对于马云的言论,很多未上市企业的人士感到不满。京东商城刘强东就表示,“就我知道的国内所有拿到融资的互联网企业,包括上市和未上市的,全部是VIE结构!包括京东商城!”

  投资人更是群情涌动,著名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就在微博中表示,“还有无数正在海外上市过程中的干脆上不了了!招惹谁了?迅雷巳经停止IPO,下一个有土豆等数家公司进退维谷。阿里你想便宜回购股份你自己去和雅虎、孙正义杀价,别扯上VIE啊!”

  而且,马云扯出VIE事件的时机“不对”,现在中国概念股屡屡陷入造假风波,又出现VIE事件,让海外资本市场对中国企业进一步丧失信心。“听说现在华尔街投行、资本界的人见了中国要来IPO的公司,第一个问题就是你会不会做假账;第二个问题,你会不会不经过我同意把资产转移。它就变成了一个我们中国走出去的大战略、全球化的大战略、国际接轨现代化大战略等都面临的巨大障碍。”互联网资深评论员谢文说道。

  精彩内容,请点击下一页!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