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下载 | 资讯教程 | 最近更新 | 下载排行 | 一键转帖 | 发布投稿
您的位置:最火下载站 > 资讯阅读 > 关注人物 > 马云为何进行一场"变相控制权斗争"?6年前已埋伏笔

马云为何进行一场"变相控制权斗争"?6年前已埋伏笔

  6月14日的临时媒体沟通会,再一次显示了马云及其庞大的公关团队处理危机事件的能力。离预定时间还差5分钟,马云已经悄然出现在发布会现场。这是位于杭州的淘宝网的办公区里的一间普通会议室。他并没有从大门进入,那里已经布满了媒体记者和各种摄影摄像设备。

http://pic.veryhuo.com/allimg/1106/0S103K28-0.jpg

  自从前一天晚上阿里巴巴集团资深副总裁王帅在其微博上发布马云要开发布会的消息以来,记者纷纷通过各种途径争取参加发布会的机会,有的甚至直接从外地赶来。毕竟,马云已有两三年没有公开接受过采访了。而这一次,著名媒体人、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的一篇评论《马云为什么错了》,将马云“逼”到了公众面前。

  胡舒立在文章中说,马云在集团两大股东未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将公司核心资产转入自己名下,且转让价格超低显失公允。违背了市场经济的契约原则。

  胡舒立认为,“支付宝”股权转让之后,雅虎和软银失去一块价值巨大的资产。雅虎因此股价大跌,已在美国遭股东集体诉讼。即便事后补偿协议最终达成并得到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的同意,仍不能改变一个基本事实:管理层的单方面行动没有遵守股东之间、股东与经理人之间的契约,违反了商业社会的基本原则。契约意味着诚信。违背契约导致极大不公正,伤害企业之本。正因此,马云此次错误的代价,不仅是积累多年的个人国际声誉,还包括阿里巴巴潜在的长远发展机遇。

  6年前埋下伏笔

  2005年8月,雅虎和阿里巴巴共同宣布,雅虎以10亿美元和雅虎中国全部业务作价,换购阿里巴巴集团39%的股权,在当时号称中国互联网第一并购案。

7986网 www.li66ehuo.n94et

  6年前,阿里巴巴还只靠B2B支撑,淘宝网刚刚崭露头角,而日后争议的主角支付宝,不过是成立只有一年的“娃娃”。

  当时有评论说,两个公司力量悬殊,阿里巴巴傍上了大款。根据阿里巴巴2004年对外公布的数据,当年公司收入为6800万美元,而雅虎2004 年年度财报显示,雅虎的营收达到35.75亿美元,公司毛利润达22.76亿美元,其市值更是让中国互联网公司高山仰止的470亿美元。

  “没有当时与雅虎的这次合作,就没有阿里巴巴的现在,在这点上我们一直抱着感恩的心态,但是按照这种股权比例走下去,很可能就没有阿里巴巴的未来。”阿里巴巴一位资深员工曾这样说。

  6年之前,没有人会预料到,为了解决淘宝网C2C欺诈而创造的第三方支付工具支付宝会获得这么大的成功。其间,互联网风云突变,搜索引擎取代门户成为互联网入口,社交网站流量超过搜索引擎,电子商务风起云涌,第三方支付方兴未艾,而阿里巴巴集团和支付宝,都赶上了这趟互联网快车。市场仅对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淘宝网估值已经超过200亿美元,阿里巴巴B2B最新市值是569.87亿港元(73.2142美元),阿里巴巴集团的市值肯定超过300亿美元。

  而雅虎的搜索迟迟未能打开局面,反而在各个领域被人击破,根据最新的市场价格,雅虎股价15.16美元,总市值197.53亿美元。如今的雅虎和阿里巴巴,双方在实力对比上从大象对蚂蚁,变成了龙虎斗。

  从股价上讲,雅虎是个没落的公司,但是6年前10亿美元的意外投资成了如今雅虎最具价值的资产。

  当年促成阿里巴巴和雅虎联姻的,是雅虎创始人之一的杨致远。根据条款,2005年~2010年期间,作为大股东的雅虎只在董事会中占有一个席位,实际上作为董事的杨致远也基本不插手阿里巴巴的运营。

  阿里巴巴随着中国互联网的繁荣渐渐发展,原来对阿里巴巴进行输血的输血管却变成了捆在阿里巴巴身上的绳子,它变得越大,绳子就捆得越紧。

  在2005年签订的合约到期后,自2010年10月起,雅虎的投票权将由35%增至39%,而阿里巴巴管理层的投票权将从35.7%降为31.7%。

  如此,淘宝网和支付宝每赚100元,就有39元是属于雅虎的。截止到2010年12月,支付宝日交易额超过25亿元人民币,日交易笔数达到 850万笔。目前除淘宝网和阿里巴巴外,支持使用支付宝交易服务的商家已经超过46万家;涵盖了电子商务、虚拟游戏、数码通讯、商业服务等行业。

  2009年1月,卡罗尔·巴茨取代复出失败的杨致远成为雅虎公司的CEO。相比温和的华裔杨致远,巴茨从来不缺乏强硬的态度。她曾当面批评马云的雅虎中国经营策略,并让香港雅虎进军大陆的广告市场。

  2010年5月,阿里巴巴首次向雅虎提交了正式的部分回购股权提议。马云回购股权提议内容包括:回购将以24亿美元现金以及11.5亿美元贷款方式进行,并由马云和阿里巴巴CFO蔡崇信所持有阿里巴巴集团1.2亿股股票(价值10.65亿美元)提供担保。

  但此路不通,回购并未成功。换一条路,今年5月12日,雅虎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一份文件。其中披露,出于为尽快获取一个重要牌照的目的,阿里巴巴集团对“支付宝”这一在线业务的所有权进行了调整,支付宝的所有股权将由马云控股的一家中国公司获得。

  雅虎同时向外界发表了一份声明,声明中称,2011年3月31日,阿里巴巴向雅虎和日本软银集团通报了两项交易:一项是2010年8月支付宝所有权的转移,另一项是2011年第一季度对支付宝进行分拆。对于这两项交易,雅虎表示,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和股东事前并不知情,而且董事会和股东对此并未同意和批准。

  最大分歧在于“是否坚持协议控制”

  “这是我们当时唯一能作出的正确决定,但它并不完美。”马云今天说,让他作出这个决定的唯一原因,是必须遵守央行的规定——只有完全内资的公司,才能获得央行颁发的支付牌照。

  马云说,2009年7月24日的董事会纪要授权阿里巴巴管理团队,可以调整股权结构方案,合法取得支付牌照。他同时强调,在阿里巴巴发展历史上,很多问题都是以董事会纪要的方式通过而不是以董事会决议的方式。他举例说,设立淘宝网和阿里云,也是以董事会纪要的方式。“这些都是君子协议。”

  发布会现场,支付宝公司CEO彭蕾、支付宝公司CFO井贤栋一并与会。井贤栋称,至2011年第一季度之前,支付宝公司的实际控制权一直系“协议控制”形式,董事会层面知晓并确认了上述事实。

  马云透露,他与阿里巴巴另外两大股东方孙正义、杨致远最大的分歧就在于“是否坚持协议控制”。

  “协议控制”模式为新浪网纳斯达克上市时所创造,后被普遍运用于互联网、出版等“外资禁入”行业的企业境外红筹上市。由于其不涉及对境内权益的收购,后来,这种模式逐渐被其他“非外资禁入”行业的企业所采用,以规避关联并购审批。

  马云说,软件银行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孙正义和雅虎董事会董事、前任CEO杨致远认为,只要协议控制就可以,但这并不符合央行关于100%内资控制的要求。“获取央行牌照不能存在侥幸心理。明天就要递申请,协议控制被驳回怎么办?”马云说。但他也没有料到,这个问题经过媒体评论和报道,“到现在越捅越大,加大了谈判的筹码,也使得谈判更加复杂化。”

  2011年第一季度,根据央行相关文件的要求,已经在申请牌照期间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必须向央行作出书面陈述,即“是否存在境外投资人通过持股、协议或其他安排拥有其实际控制权”。随后多家第三方支付公司均就自己的股权状况向央行作出表述。此前央行的多个文件显示,如央行《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第九条要求,“外商投资支付机构的业务范围、境外出资人的资格条件和出资比例等,由中国人民银行另行规定,报国务院批准。”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现场向马云提问:央行的规定里,有外资可另报国务院批准的说明,阿里巴巴的管理团队在这一方面有没有做到穷尽一切办法、“勤勉尽责”地去争取?

  马云回答:“我们怎么敢不穷尽!如按照央行文件所示,拥有外资成分的支付机构的未来将受限于几点:业务范围的不确定,出资人的资格条件和出资比例的不确定性——这就意味着,或许又是一个漫长的等待周期。毕竟央行关于第三方支付的细则从酝酿到出台就经历了5年时间。如果支付宝不能在第一批拿到支付牌照,未来2~3年内,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第三方支付企业——支付宝,就要面临没有牌照的难题,这如何让6亿用户放心?”

  支付宝CEO彭蕾说,对于获取牌照事宜,作为一个拥有6亿用户的行业领导者,“在合乎监管要求之下,我们不能有任何的侥幸心理”。

  马云强调,阿里巴巴集团正是基于对上述文件的理解,和“确保支付宝必须100%合法、100%透明,确保公司能持续健康稳定地发展”的实际需求,选择了“在当时背景下,唯一能做的正确事情”。即将支付宝公司的股权彻底变更为纯内资公司拥有。他说,支付宝公司必须要确保在安全、合法的前提下第一批获得牌照,“我们必须用200%的努力来确保100%的结果”,不能存有任何的侥幸心理。

  《中国青年报》记者另一个问题是,在2011年第一季度决定终止协议后,在技术上是怎么操作的。遗憾的是,这个问题支付宝公司CFO井贤栋仅以“我们作出决定后,第一时间告知央行和雅虎、软银”简单带过。

  “再给我10倍时间,也没法跟孙正义、杨致远做好沟通”

  马云称,5年来他的团队认真在与管理层作沟通,“研究央行文件的每个字每句话”。

  有记者问马云,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时间倒流,你会做什么改变吗?马云回答,“我不会变,但是雅虎和软银或许会相信,央行这一次真的不会允许你玩协议控制。”

  阿里巴巴披露,在支付宝股权重组期间,该公司实际控制权一直在阿里巴巴集团手中。2009年6月,浙江阿里巴巴以1.67亿元向Alipay E-commerce Corp.收购支付宝70%的股权。去年8月又以1.65亿元收购剩下的30%股权。由于Alipay E-commerce Corp.公司属于阿里巴巴集团,上述安排只不过是为了稳妥获得牌照的集团内资产划转而已,3.3亿元只是以净资产为基础的转让价格,不存在贱卖。谈判仍在继续,3.3亿元并不代表卖方将来得到的价值补偿。

  马云说,“支付宝3.3亿元落入我的口袋,这不是事实,注册资金与企业作价是两回事。中国所有的ICP牌照获取者的法人代表都是中国人。”他认为,“现在的支付宝事件,就是一个商业利益谈判的问题。当然转让价格一旦被披露,肯定会有人说高了,或者有人说低了”。

  “再给我10倍时间,也没法跟孙正义、杨致远作好沟通。屁股决定脑袋,没人愿意承担支付宝万一拿不到牌照的责任。我承担了。”马云今天说。

  知名IT评论家方兴东说,做好支付宝政策文章,是马云能够改变阿里巴巴控制权的为数不多的机会之一。这个机会不用好,变局的天赐良机就很难了,这是问题的根本。也是支付宝漫天风雨的根本原因。

  在会议现场,马云两次提议给现场记者更多提问时间,表达了愿意与媒体充分沟通的姿态。三点半,马云结束了发布会,急步从会议室一个不为人知的侧门离开,没有给媒体任何继续“纠缠”的机会。(中国青年报杭州6月14日电/记者 蒋韡薇 王超)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