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下载 | 资讯教程 | 最近更新 | 下载排行 | 一键转帖 | 发布投稿
您的位置:最火下载站 > 资讯阅读 > 软件资讯 > 互联网“雷锋们”的收费路线 免费软件或到尽头

互联网“雷锋们”的收费路线 免费软件或到尽头

  对不起,这一次不是免费的。3月23日,冯华君以这句话开头,写了一篇博客。过去五年,无论他开发的麦金塔系统开发出中文输入法Fun Input Toy(FIT),还是iOS(即iPhone、iPad的中文输入法WeFIT,由于“可以享受中文输入的快感”,被中文用户热捧。同时,这一系列的中文输入法和各种版本升级,都是免费的。类似冯这样的开发者们被用户奉为互联网的“雷锋”。

  而这一次,“雷锋”里鼎鼎大名的冯华君跳出来,“明目张胆”地说,我要收费啦!

  这是否意味着,中国用户熟悉的免费午餐开始终结了么?

  “曲线救国”的收费

  冯华君发出博客的当天,FIT写字板正式在App Store开卖,售价1.99美元。

  “这个价格是没有经过市场调研的。”吴晓丹对本报记者说,他们要做一个行业标杆,告诉用户这款App是有价值的,有价值的东西就应该付费。同时,也希望向其他开发者传达这样信息:开发工作是可以挣钱的。

  吴晓丹2008年与冯华君合作,在广州成立了公司,名为FIT新点科技(前身为顺科软件)。吴是CEO,冯为技术总监。

  FIT写字板可以看做是一个类似苹果自带的记事本,不同之处在于,启动FIT写字板,在这个App内输入,使用的就是FIT输入法了。如此FIT输入法终于登陆App Store。

  据吴晓丹透露,这个产品可以发挥公司在输入法上的技术积累,但是“是曲线救国”,实现FIT输入法“合法化”。

  “合法化”听起来很严重,这要从输入法与系统的关系讲起。麦金塔平台、Windows平台,允许使用系统配置之外的输入法。因此,在麦金塔系统中使用FIT,和在Windows里使用搜狗输入法,没有什么区别。

  而iOS就不同了,时至今日,iOS的开放步伐依旧缓慢,仍不允许用户使用系统配置之外的输入法。

  因此,要使用便捷的WeFIT,中文用户熟知的“越狱”(暴力破解iOS)似乎成为“不得不”的选择。

  而对于开发者来说,连App Store都无法登陆,谈何挣钱?

  “我从来没有因为我做这个‘还算是蛮多人用’的软件有过直接的收入。”冯华君很长时间有着这样的想法,“我为什么不把自己对技术的狂热去做一些实在一点的事情?”

  FIT写字板的上线,iOS设备不必“越狱”,只要购买FIT写字板,打开FIT写字板,输入好文本之后,选择邮件、短信或直接剪切。

  “看起来是把文本输入多了一个入口,但是,由于FIT输入法相对iOS自带的输入法,即便多一个入口,输入的乐趣还是有的。”吴晓丹说。

  下载数据也证实了以上的说法。自2011年3月23日开始至2011年3月30日,在付费软件中效率(Productivity)一类里,FIT写字板排名第一,下载量超过1000次。FIT写字板也可以开始为冯华君和吴晓丹带来真金白银的收入。

  用户小黄就是这一千分之一,他读了华君的博客,付费购买了FIT写字板,由“用户”变为“顾客”,使用到好的产品,而且做出了支持正版的态度。

  这一观点得到很多“顾客”认同,为了支持正版应用开发者——甚至,吴晓丹的朋友拒绝了他赠送的测试账号,自己付钱购买FIT写字板。

  “0.99就太Cheap了,日本做输入法的App标价9.99美元,对于中国消费者,又显得太贵了。”吴晓丹选择了1.99美元,“这样的定价,肯定还是亏损的,多年的技术积累和研发FIT写字板的团队人工,是不可能由目前的这个数量单位的用户养起来的。”

  如吴所言,这个数据显然不够。2011年年初,苹果官方网站公布,应用下载量超过100亿,另据产业研究机构Asymco的数据,平均每台iOS设备安装60个应用,在未来,一半应用是付费的。

  吴晓丹和冯华君瞄准的是这个市场。尽管,目前只有游戏App的下载量能以10万计,相对专注的他们要走的路还长。

  FIT写字板不仅仅为输入法“合法化”,更重要的是有助于公司开发团队的品牌建设。

  4月,FIT写字板预计推出iPad版本,其他iOS设备上的FIT写字板也会陆续推出,另有一款正在研发的产品。

  “没错,这一次,一切都是收费的。”吴晓丹说。

  从App外包业务到做自己的品牌

  冯华君是一名知名“果粉”(苹果产品爱好者),出生在广东,大学学的是管理学。但是,从中学开始,他从痴迷各种游戏,到开始自学编程。经过十多年的积累,曾以“合同工“的身份,进入苹果公司,开发关于售前技术支持的产品。

  2007年,旅居瑞典之前,冯曾在百度任职,月薪过万。这期间,曾经的他和每一次互联网沸腾时代中,“车库”里的年轻人一样,做过音乐播放软件、博客服务提供、视频分享网站、开源社区等等,他甚至曾带着奇思妙想去找风险投资人,希望能够得到帮助。

  创业路从来都不是平坦的。冯华君在“门外”一次又一次尝试的时候,吴晓丹的经历之于冯——似是故人来。

  吴晓丹出生在广州,作为土生土长的“东山大少”的他,是广州第一批“网虫”。13年前,读高中的他,最喜欢一个名为“飞捷”的BBS,彼时在BBS上最活跃的人,今朝已都是中国互联网不得不提起的名字——丁磊、陈磊华等。

  2004年,还在美国读书的吴晓丹,与冯华君越洋合作,开办了视频分享网站——Veeky,这个网站比如今的视频大鳄——Youtube还略早几个月。而一年后,公司关门大吉。

  缺乏资源是吴晓丹分析出的失败原因。因此,2008年,他和冯华君创办公司之后,特别重视这一问题。

  除了研发冯开发的FITWeFIT系列这一相对专业的领域之外,公司承接各种企业定制的App外包业务,网易、支付宝、淘宝、盛大都是他们的客户。

  外包业务增进吴晓丹对于App Store市场的认识。他认为,目前的平台中,有三类应用。

  第一类是卖自己的东西,即付费应用。模式也各有不同:有“一锤子买卖”,用户只进行一次支付。比如,FIT写字板,支付1.99美元,就可以使用了,之后不会增加其他费用。也有In App Purchase,比如,很多游戏类App,下载应用是免费的,但是,如果继续购买游戏中的道具,就是付费的。

  新点科技在这一类App的外包业务中,积累了自身的技术和经验。他们曾经为日本公司做过一个教育类的专业App,供大学生做题使用,还曾为美国FYI Mobileware公司做过一个iXpenseIt的个人理财App,后者曾在理财类App类下载量位居第一。

  打出自身品牌的新点,会否如HTC手机一样,将代工的技术积累化作自身App品牌的优势,在此类应用中,推出新的作品?

  吴晓丹笑而不答,“现在说,还太早。”

  第二类是帮别人卖东西。这是中国开发者以往最经常走的路子,先做一个平台,免费下载和使用,积累用户量,让App成为渠道,来卖广告或者别的推广。

  第三类应用,在吴晓丹眼里,属于公司主营业务的战略补充,例如,招商银行的App。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类软件中也有付费软件,如,凯立德地图售价14.99美元,下载量依然很大。

  “这就是品牌的力量,做App前的品牌效应带到了App上。”吴晓丹如此解释。

  这也许正是鼓励吴和冯继续前进的注解。

  2010年年末,他们决定开始放弃年收入200万的外包业务。这一举动之后,再不是年轻的冲动,而是理性的选择,团队也获得了天使投资。

  事实上,做品牌也是天使投资人对吴和冯的期待。去年年末,天使投资人对这一国内知名App代工团队产生了兴趣,通过朋友的联系,想去实地考察一下他们的“战斗力”。

  “当他来到我们办公室,很惊讶我们不是在‘车库’办公,而是在一栋甲级写字楼里。”吴晓丹说,“很少代工公司会有这么好的工作环境吧?”

  做有品牌有价值的付费应用,这一共同的理念,使FIT顺利获得了资金注入。

  “FIT已经走了5年,从松散的团队,到接单,到规模接单,到开发产品,5年之后才敢喊出:我们开始收费了,慢是慢了点,但我知道,我们没有变坏。”冯华君在博客里说,因为世界开始改变。

  《21世纪经济报道》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