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下载 | 资讯教程 | 最近更新 | 下载排行 | 一键转帖 | 发布投稿
您的位置:最火下载站 > 电脑教程 > 游戏攻略 > 《星际争霸2》官方小说《黑暗圣堂传奇 长子》第二章

《星际争霸2》官方小说《黑暗圣堂传奇 长子》第二章

  第二章

  Valerian Mengsk,22岁,帅气,有才能,他的思维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因为这些优秀的特质,他略显得有些自傲,但很快又回到了冥想的状态。他光着的脚,已经习惯了木质地板的温度;高大结实的身躯,随意披着传统的剑道服。他熟稔地握着一柄古剑。这柄剑有着四百年的历史,修长,考究,致命,就像Valerian他自己一样。很久之前他就已经不需要再去思考如何使用它了。

  刀锋闪耀着烛光的光芒,舒缓的音乐在房间中飘荡,两块芬芳的红木在火炉中噼啪地燃烧着。Valerian仍然保持着马步的姿势。绷紧的肌肉已经准备好了移动。然而他却像一个捕食者一样,充满着耐心,一丝不动。剑尖指向假想中的敌人的喉咙。

  没有一丝预示,他突然发动了攻击。

  Valerian优雅地挥舞着剑刃,快速却精准地使用精心设计的招式。格挡、袭击、旋转、斜击、闪避、翻滚、跳跃,重复了一次又一次。挥舞的刀锋嘶嘶作响,Valerian的呼吸逐渐加快,却依然沉稳有律。

  结束时,他傲慢地弹去刀锋上假想的血液,剑在他头顶快速地旋转,精准地插入了刀鞘中。之后,他又如先前一样如一个雕像般一动不动,由于他对于呼吸的出色控制,几乎没有人能察觉到他现在虚弱的气息。

  他正式地鞠了一躬,结束了这次练习。

  Valerian将刀放回架子上,走到摆满古典的杯子和酒瓶的桌子旁,选择了一瓶有年头的葡萄酒,由于年份的久远使得颜色略显棕黄,他将葡萄酒倒入小巧的玻璃杯中。无论是杯子,亦或是酒,都十分适合他的尊贵。

  他举起酒杯,对着灯光检查着酒的成色,品味着它的芬芳,接着他呡了一口酒。他的父亲喜欢红宝石般的葡萄酒,Valerian则更喜欢黄褐色的。在Valerian的心中,这是他与他父亲的微不足道的区别之一,尽管十分微小,但却能将他从他父亲高大的形象中分离开。他认为这种叛逆性并不是独有的。所有伟人的孩子都曾努力从他们父母的阴影中逃离出来,他们中的一些失败了,只成为了他们父母光辉历程中的注脚,而他们本来独一无二的光彩和贡献却由于父母过于闪亮的光环而被历史所遗忘。

  Valerian向他自己发誓,他的命运不会是这样。

  他又呡了一口酒,浓厚的酒浆滑过舌尖,缓慢地滑进喉咙里。Valerian点击在墙上的按钮。大部分墙板开始向上移动,在其后面的平台随之出现。他坐在皮沙发上,注视着平台。

  全息图像在平台上慢慢形成。保守估计,这个视频他看过不下一百遍了。他了解其中每一个拙劣的摄影、视角和特写。现在在他面前播放的视频是所有可以找到的,关于不明种族的建筑物的记录片。

  图象的光在他的脸上闪烁,他专心地观看着图象。回忆起他第一次看到这个纪录片的时候,人类、星灵和虫族嘈杂的叫喊声都丝毫没有惊扰到他,他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个外星建筑物上,而他的渴望并不能被这些很不清晰的录像所满足。Valerian的感觉就像一个饥饿的人吃掉一块饼干,这只会让人更加饥饿。

  当他十分小的时候,Valerian就被这些古老的文明迷住。他经常到外边玩——身边跟随两兵手持机枪的卫兵——总挖掘灰尘中的遗物,有些是化石,有些是战争遗址。每次他都有可能被一些奇怪的物体绊倒。之后他会小心地“发掘”它们,直到他的母亲有一大堆由奇形怪状的石头、木棒和一些生物的贝壳组成的收藏品。

  Arcturus——Valerian看见过真正的伟人,在很久之前他们见过两次面——蔑视他所做的一切,并且告诉Valerian的母亲,她正在培养一个软弱的书呆子。然而随着Valerian的成长,他确实展现出好学的一面,然而他却一点也不软弱。Valerian向每个人都证明了这一点,即使是他多疑的父亲也不能否认。自从八岁开始,Valerian就开始练习使用武器,无论是剑术抑或是枪法,他的技巧都是大师级的。全副武装、携带高斯的他也能有效地灵活移动。

  探索战争中的艺术是他的爱好,而Valerian的最爱是古时的武器,他喜欢它们是因为他们美丽、精致、古老;Arcturus同意Valerian收集这些东西是因为它们可以致人于死地。这也许是这两个男人十分容易达成一致的一点,所以这也是他们大多数谈话的主题。

  当Arcturus考虑到安全因素,决定将他的儿子和继承人——Valerian从隐蔽的星球接走后,他们两个度过的时间比曾经呆在一起的时间的总和还要长。性格的迥异使得相处并不容易,但他们分享着共同的目标:重新建立一个帝国,Valerian会从Arcturus手中接管,并使帝国长治久安。

  他们都沉着、干练。倘若Arcturus是平原上一只健硕的狮子,那Valerian就是丛林中优雅沉寂的黑豹。他们看待事物往往角度不同,但由于有着相同的目标,因此少了许多分歧。

  由于Valerian对古老文明的热爱,当外星庙宇的谣言越来越多的传入他耳中时,古文明辉煌的景象在他脑中越发清晰。他与他的父亲都认为这次莫名出现的外星庙宇是值得调查的。当然,Mengsk大帝是由于在Bhekar Ro不明生物所产生的巨大能量而感到震惊,并觊觎可以拥有并使用它。Valerian则更像爱上一个漂亮妹子的男孩——头晕目眩、充满幻想,希望可以去接近她、了解她。

  Valerian说服他的父亲这次并不是军事行动,暗暗地表明了探险的成果将在很多地方得到成效,比如对于政权的重建,比如对反抗的镇压……

  “这不值得讨论。”Arcturus对勘测庙宇的行动提出了反驳。

  “我们知道那个建造物只对星灵和虫族有着致命的伤害。”Valerian说。

  “触发建筑的男孩被建筑吸收了,之后又被轰了出来。”Arcturus补充道。

  “确实如此。”Valerian紧跟着说。“并且我们还知道是他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在某种角度上来说,那个建筑物是有生命的。它显示了某种心灵能量。倘若我们研究它的‘茧’——那个陌生的生物已经离开后的建筑物的话,那我们就不需要冒险,却可以更多地去了解它。”

  Arcturus皱了皱眉,粗黑的眉毛在额头拧成一团,就像两条毛毛虫。“去检查一个空的建筑物的目的是什么呢?”他问。

  “去获得可以控制一个有生命的建筑物的方法。”Valerian解释道。“想想看我们可以控制一只这样的能量生物……如果我们能了解它如何启动的。”当Arcturus又陷入沉默的时候,他的儿子耸了耸肩,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他强迫自己看起来对此并不感兴趣。然而他的心却在狂跳;在他的内心,从未有过如此的渴望,他想亲自施行这个计划。他对于这个行动的热爱,是心思放在其他方面的Arcturus,可能都无法理解的。不过他知道他看起来并没有心中那般狂热。因为狂热也有可能是弱点的迹象。尽管父子之间的合作在几个月之内越发默契,Valerian依然觉得他好像每天都在走钢丝一样。Arcturus智慧的双眼总在注视着他。

  “你必须承认它值得一试。”Valerian说,他拿了一块黑巧克力,折下一小块扔进嘴里,含着那一小块的时候,他说:“还有,这可不像你,你从来不会害怕为了人民的利益献身的。”

  Arcturus笑了起来。“为了人民的利益”,他们都清楚,这是“为了Mengsk王朝的荣耀”的别称。有时候Valerian想,当他的父亲还年轻的时候,充满了为正义献身的激情与冲动,这个词语或许真如它本意一样。母亲曾告诉他,他的父亲并不总是这样愤世嫉俗。Arcturus曾经拿起武器抵抗人类联邦,联邦用最怯懦的方式糟蹋了整个行星。他自觉地放弃了舒适的生活,成为了被人们称为恐怖份子中的一员,那个时候并没有葡萄酒、黑巧克力、古董可以驱散无尽的战斗、逃跑、策划所带来的烦闷。时光荏苒,Mengsk又一次拥有了无穷的财富和各种价值连城的奢侈品。但没人曾想过,以前很多时候,他前途未卜,未来渺茫暗淡。

  Valerian依然暗自赞许着这个男人。当小时候坐在母亲的膝盖上,他大多数都是在视频中才能看到父亲,他对父亲的认知如其他人的看法一样:激情昂扬、热血方钢、充满魅力和危险。“这就是你的父亲,”母亲说。“你长大后就会像他一样。”

  Valerian并未如此。

  在Valerian的童年的时候,只有他的母亲和面目严肃的士兵作为同伴,为了避免被发现并且像祖父和姑母被谋杀,他们必须经常转移。有一次,他还是三岁的时候,似乎他们找到了一个隐蔽安全的地点,在Umojan保护国(注一)境内的一个加强防御工事中,他们在这里停留了五年。一个夜晚头发散乱着的母亲唤醒了熟睡中的Valerian,眼中充满了恐惧。她给Valerian穿好了衣服,并劝告着说,“不要说话,不要哭泣,Val我亲爱的孩子。”几分钟后他们又开始了逃离,Valerian回忆着那晚被战火燃亮的天空,仍记着在逃跑时突然跌倒了,一名士兵连忙将他从地上铲起,递给另一名士兵,之后又重新投入了战争。事后回忆起来,那位无名士兵可能为了他和他的母亲牺牲了,因为不在逃生舰上的人无一幸存。

  当逃生舰开始启动时,摇晃使Valerian闭上了眼睛,紧紧地抓着他的母亲。Mengsk雇佣的飞行员技艺精湛,他们正设法逃跑。

  Valerian颤抖着、睁着眼睛、心在剧烈地狂跳。“妈妈,父亲会来救我们么?”他问。

  “宝贝,他会来救我们的,总有一天他回来就我们的。”

  之后的几小时Valerian并没有睡去,他的头抵着母亲的腿,母亲的手爱抚着他金色的头发。Valerian听到母亲在抽泣,竭力不发出声响,竭力不再让自己更加恐惧。那夜他假装已经熟睡,希望母亲认为已经成功地将自己哄睡。从那夜之后很长很长的时间里,他心中的父亲是一个英勇的战士,一个Valerian并不十分了解的男人,但他的母亲却总告诉他,Arcturus对于世界如此的重要,以至于一家人不能团聚。

  当这个男人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依然有着结实的肌肉和敏锐的思维,却已经不再是柯哈之子年轻的领袖。

  我,不会像他这样。Valerian想。

  “我认为这值得一试。”Arcturus表示同意。“至少我们可以做最大的努力,倘若不成功,那么我们就试试其他的东西。”Mengsk大帝举起酒杯。“那么,为了人民的利益。”他一饮而就,之后咧嘴一笑。

  接下来的几周是Valerian生命中最好的也是最坏的时光,说它最坏是由于最近越来越多不明外星建筑物被发现,然而他却至今不能去处理它们。最好的,那是因为他终于可以去梦寐以求的事情了——去了解没有人曾了解的外星建筑。曾经那个在避难所的土地上随意挖掘的男孩最终长成了一个男人,并即将将梦想变为现实。倘若当探险队进入神庙的时候他要能也在其中就更好了!

  当然,他也考虑过这件事,但却并没有得到父亲的同意。Arcturus使他平静了下来。他无法容忍自己的儿子,同时也是他的继承人在庙宇还未被证实安全的前去那里,并且他坦率地说,即使庙宇被证实是安全的了,Valerian也有可能不被批准前去挖掘地点。为此他们之间发生了一场为数不多的激烈的争吵,最后沙发甚至都被翻倒了。而结果是Arcturus最终获得了胜利,Valerian被迫屈服。

  Valerian回想起那次争吵时不禁皱眉叹气,喝了一口葡萄酒,又继续观看全息图像。

  他确实想观察当父亲看到这些令人惊奇的发现时的表情。幻想Arcturus目瞪口呆的表情使Valerian笑了起来,这真是令人愉悦的情景。

  “殿下?”

  是他的助手,Charles Whiitier的声音。这个年轻人二十多岁,一头红色短发,看起来很叛逆,他站在门道略显紧张,但Valerian并不在乎这件事,因为他总是看上去有些紧张。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