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下载 | 资讯教程 | 最近更新 | 下载排行 | 一键转帖 | 发布投稿
您的位置:最火下载站 > 电脑教程 > 游戏攻略 > 《星际争霸2》官方小说《黑暗圣堂传奇 长子》第三章

《星际争霸2》官方小说《黑暗圣堂传奇 长子》第三章

sc2

  简介

 

  JacobRamsey,考古学家。在一个贫瘠的行星上进行挖掘工作的时候,受到了ValerianMengsk——Terran皇朝ArcturusMengsk之子的邀请。Valerian雇佣Ramsey的团队一个新近出土的神庙。伴随他们的是一小队佣兵,其中包括美丽的领队R.M.Dahl和刚刚神经改造后的MarcusWright。通过灰虎号战舰,他们一同来到了Nemaka行星。

  在研究这座神庙时,Ramsey意外发现了一名垂死的女星灵,Zamara。她试图扭曲Ramsey的精神,向后者灌输着星灵的历史与意志。就在同时,JacobRamsey偶然发现了一个秘密,足以撼动宇宙的根基的秘密……

  人物简介

  挖掘团队

  ——雅各布·杰斐逊·拉姆齐(JacobJeffersonRamsey),杰克(Jake)[考古学家]

  ——达利斯(Darius)[队员]

  ——肯德拉·马萨(KendraMassa)[队员]

  ——莱斯利·克兰(LeslieCrane)[队员]

  ——安东尼亚·布莱斯(AntoniaBryce)[队员]

  ——欧文·蒂格(OwenTeague)[队员]

  ——钱德拉·帕特尔(ChandraPatel)[医生]

  ——埃迪·瑞斯格(EddieRainsinger)[医生]

  挖掘资助者

  ——阿克图拉斯·孟斯克(ArcturusMengsk)

  ——瓦莱里安·蒙斯克(ValerianMengsk)

  ——查尔斯·惠蒂尔(CharlesWhiitier)[随从]

  护卫队

  ——R.M.达尔(R.M.Dahl)[领队]

  ——塞巴斯蒂恩(Sebastien)[队员]

  ——汤姆(Tom)[队员]

  ——艾丹(Aidan)[队员]

  灰虎号成员

  ——罗伯特·梅森(RobertMason)[船长]

  ——马库斯·莱特(MarcusWright)[船员]

  其他人

  ——格雷汉姆·奥布莱恩(GrahamOBrien)

 

  第三章

  Jake必须承认身边有这么多的士兵使他感到不舒服,他从未受过如此“礼遇”。像他这样随和的人,在对即将挖掘Nemaka行星的“庙宇”——正如皇位继承人坚持的称呼——的前途又重新恢复信心和乐观态度的时候,他又发现一些让人很气馁的事情,这绝对不是一次愉快的体验。另外,当他看到Darius,这个冒失莽撞、有着鲜活的生命力的壮汉,也和他一样变得沉默寡言,甚至闷闷不乐的的时候。他知道士兵对待他们时故意屈尊略微敌意的态度,并不是使他们感到厌烦的原因。

  使Jake感到烦恼的是:即使是这船上最好的船员,都曾经是穷凶极恶的罪犯,他们的罪行总会让Jake想想都会出冷汗。

  当Marcus Wright带领Jake在船上进行一次简短的参观的时候,Jake知道这个男人或许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当你听到Wright由于十岁开始抽烟而造成的沙哑的嗓音,和威胁他人时让人害怕的发抖的嗓门时,这并不难想象。

  Kendra私下里告诉Jake。在Marcus Wright被逮捕之前,曾折磨、杀害过七个人,在受害者死后,他们成为了Wright的食物。

  Wright身高一米九五左右,体重超过二百斤,一身结实的肌肉,蓬乱的头发,浅蓝色的眼睛,脸上一条疤痕从太阳穴一直划到下巴。

  “我们很喜欢运送科学家,”Wright说,声音沙哑的似乎他每天用碎玻璃漱口一样。Wright笑了笑,浅蓝色的眼睛中充满了愉悦。奇怪的是,Jake竟然相信他。“理所当然,我们是被训练战斗的,那是我们的职责。但我也很喜欢执行偶尔的特殊任务。”

  Wright单手推开舱门,他的手掌像餐盘一样大。“这儿一团糟,”Wright说。“如果你晚上有饥饿感,厨房的门总开着。”

  Jake对Wright说出“饥饿感”这个词汇感到惊讶,寻思着这个短语是强制洗脑后灌输的,抑或当他准备将最后一个受害者吃掉时心中所想。Jake想知道,Wright的旧人性是否遗留着足够多的一部分,以至于能意识到为战舰的客人首先介绍肮脏的餐厅是多么的讽刺。说到底,Jake很好奇强制洗脑的作用到底有多大。

  “谢谢,”Jake说。“我会记住的。”

  这艘辉煌一时的大和战舰,如今被改建用于运送大量平民或者货物。床褥依然是军用规格,但巨大的船舱却被分割成许多小寝室,供Jake的三十一名成员使用,他们每八个人分配一个房间里。Jake低头不语,思索是否放在货舱里的考古设备比这艘船还值钱。虽然灰虎号伤痕累累,但不可否认,当必要时它依然可以轰鸣前进。从Jake的水平来看,武器系统似乎也合乎标准。走着走着,Jake多管闲事地看了看贮藏间,发现里面的战斗服比拖拽货物的船舱人员身上的要光滑和干净的多,却像一片片肉一样挂在钩子上,就像……

  他很奇怪,为什么思维中依然出现Wright屠杀受害者的景象呢?

  “你玩扑克吗?”Wright问。

  实际上他玩扑克;他还经常能赢。记牌对于他来说实在太容易了,有时候他甚至下意识不去这么做。考虑到这个有趣的事实,他并不准备和一个对虐待、杀害甚至吃掉人类却丝毫没有内疚感的人玩牌。

  “呃,不,我不玩。”Jake结巴地说。

  Marcus有礼貌地笑了笑。“太可惜了。”他说。

  “我玩。”身后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Jake突然板起了脸。

  Marcus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该死。我知道你玩,R.M,”他说,低沉的嗓音传入Jake耳边。“可惜我们却不想跟你玩了。”

  “为什么?”Jake不禁问道,话一出口他便有些后悔。

  “这个小猫咪总是喜欢愚弄你,让你认为她是丝毫没有威胁,甚至十分可爱,”Marcus愉快地说。 “之后,她就会将你所有的东西都赢走。Jake,你现在记住了,对吧?还有R.M,你可应该对Jake好点哟。”

  R.M.假装很生气的板起了脸,轻轻嘟着嘴的样子几乎快使Jake的心脏病发作。

  “现在你毁掉我的兴致了。Marcus。”她说,接着她向Marcus眨了眨眼,即使是这个凶手,这个同类都能吃掉的家伙,也不能对这个动作无动于衷。“不过你们很正确。哎,太可惜了,我正打算骗骗教授呢。”

  R.M.大步走下走廊。长筒靴的鞋跟踩得铁板叮叮当当,似乎故意提醒着她的到来。透过湛蓝的连衣裙,船舱中的男人们都注视着她下楼时健硕的臀部和长腿之间平稳的活动。

  Jake突然希望Marcus是他们的护卫,而不是这位D.M.Dahl。

  当确保R.M.听不到自己说话的时候,Jake叹了口气,说道,“她引起麻烦的。”Jake担忧着Darius和其他团队中的男人们,远远超过担心那一两个女人。

  “错,”Marcus直率的说,“恰恰相反,她结束了麻烦。”

    相关阅读
    栏目导航
    推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