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下载 | 资讯教程 | 最近更新 | 下载排行 | 一键转帖 | 发布投稿
您的位置:最火下载站 > 资讯阅读 > 互联网 > 如果执行凌晨断网,全国将会关闭九成网吧

如果执行凌晨断网,全国将会关闭九成网吧

  微软状告东莞网吧,影著协要向网吧收费,江西临川、山西临县等地关停全县网吧,重庆在立法层面审议网吧零时断网……这段时间网吧的新闻特别多,对于陈宇来 说,几乎每一条都不是好消息。

  从 1997年至今,陈宇已经开了13年网吧,从最初中国只有62万网民,到今天单是网吧就有13.4万个,亲历了中国网吧产业的悲喜兴衰。虽然本来就“一个 月有十个部门来收费”(重庆网吧业主说),虽然政策多有变动还被“妖魔化”,虽然新问题还在涌现,“但是无论怎么样,我还是认为网吧在中国不会消亡。”

  南都记者张书舟

  陈宇1997年底在广州开了自己的第一家网吧,他当年的小网吧如今已发展为拥有三家分店的连锁网吧,每个分店的电脑都超过了一百台。现今有据可查的中国第一家网吧“威盖特”1996年5月诞生在上海,这时候距中国接入国际互联网刚刚两年。

  “其实我开网吧最初就是好玩,因为我一开始也去网吧玩,觉得这个好玩就自己开了,那是1996年,网吧还只能玩玩局域网游戏,一个小时要十块钱呢。”6月3日,陈宇对南方都市报记者说。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本来就盛产新闻的网吧曝光量再次显著上升,一些新问题摆在了陈宇等网吧从业者的面前。

  1997年,陈宇开网吧时,中国网民一共只有62万,而今网民数量已经达到3.84亿,陈宇们和他们的网吧见证了这十三年来中国互联网的蓬勃发展和迅猛增长,也见证了网吧这一行业的辉煌和辛酸。

  网络向上,网吧向下。

  纠结的电影版权陈宇的三家网吧分别用着三个不同的院线系统,“我也不知道到底谁才真的有版权。系统里那些韩剧、美国大片他们也有版权吗?”

  “广州的网吧在2006年之前盈利都还是不错的,之后就慢慢不行了,最挣钱的时候一个网吧只需要一年就可以回本,现在至少要五年,而且还是经营得比较不错的网吧。”陈宇的网吧地段不错,装修简单而精致,门口放着未成年人禁止入内的告示牌,网吧里则萦绕着莫文蔚的情歌。

  “我的三个网吧被三个不同的公司告过,都是版权官司。”陈宇的一家网吧现在用的是一家网络影视版权拥有商———网尚公司的“网吧院线”,2007年6月20日,“网吧院线”把广州近百家网吧业主告上了法庭,声称要维护正版网络影视。最后陈宇和网尚公司和解,赔偿了一万块,还购买了他们的电影平台,“一年交几千块,还要自己花几千块买服务器,他们只负责安装平台和更新影片。”陈宇苦笑着说,“三个网吧的官司状况都差不多,其实他们都只是为了推销自己的网吧电影平台。”

  “我们也实属无奈。”网尚市场部总监程天宇告诉南都记者,程天宇介绍说,网尚公司最初花了八千万来购买版权,但只收回了两千万,“你去推销正版电影没人愿意买,所以我们只有靠打击盗版来维权了。”

  网尚公司同时还拥有一个“国产电影数字发行平台”。2010年4月16日,新成立的中国电影著作权协会曾宣布代理所有的国产电影版权,并从今年起向网吧和长途汽车收取国产电影的版权费用,“国产电影数字发行平台”正是影著协向网吧收取版权费的“唯一服务平台”。

  程天宇向南都记者证实了在协议有效期内,网尚将成为影著协收取版权费的唯一平台,虽然程天宇拒绝透露与影著协的协议期限,但他告诉记者:“影著协拥有的版权范围很广,连CCTV 6播的所有国外电影他都有版权”。

  影著协想一统网吧视频收费江湖的志向是坚定的,几次通过媒体喊话,2010年一定要开始收。

  但号称拥有正版电影版权的网吧院线并非只有网尚一家,陈宇的三家网吧就分别用着三个不同的院线系统,在这些院线系统中陈宇也有些迷乱了,“我也不知道到底谁才真的有版权。系统里那些韩剧、美国大片他们也有版权吗?”

  微软的100亿“如果东莞的网吧输了,肯定也会殃及我们,我怕他输。”

  网吧面临的版权麻烦,不只来自电影。

  去年东莞市动感网吧因为使用盗版系统被微软告上了法庭,索赔60万元。此案原定于今年5月12日在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后延期审理。被告动感网吧老板、东莞市网吧行业协会副会长黄沛洪告诉南都记者,如果微软这样索赔,东莞的网吧行业将支付给微软一个亿,整个中国的网吧将支付100亿以上。

  “我也很关心这个案子。”陈宇说,“如果东莞的网吧输了,肯定也会殃及我们,我怕他输,他一旦输了微软肯定就要全国告网吧。现在几乎没有网吧用正版系统,那样成本太高了。”陈宇最好的预期是微软能统一授权给网吧,就像他现在使用的电影平台,“否则那些仅仅够维持经营的网吧就遭殃了。”

  “至今这个案子也没什么进展,法院建议协商解决,但微软一直没有回应。”黄沛洪6月4日告诉南都记者。尽管这场索赔金额并不大的官司吸引了整个中国网吧业的关注,没人说得清楚如果这场官司输了,网吧将会发生什么变局。

  零点断网“如果全部零点断网,中国网吧要倒闭90%,如果广州零点断网,我会在实施之前就把网吧卖了。”

  “你可能不知道,网吧是按照娱乐行业交20%的税,也就是和酒吧、夜总会一样的赋税,可网吧现在有那样暴利吗?”陈宇所说的“政策”,首先指的就是网吧的赋税。根据有关的规定,网吧除了缴纳20%的营业税,还需缴纳营业税税额7%的城建税(县城5%,乡村1%),营业税税额3%的教育费附加以及其他税种。

  在陈宇看来,网吧在中国的发展已经遇到了瓶颈,越来越普及的电脑和网络以及越来越激烈的竞争使得他的网吧从最开始的五块钱一个小时降到了现在最低一块钱。“只有政府多给一些鼓励的政策,网吧才能够继续经营下去。”

  “网吧政策的多变造成管理部门工作处于被动。”《2009年宁波网吧市场报告》直言,“如此频繁的政策变化,给网吧市场行政管理部门带来较大的工作压力……行政行为还得不到民众的认同和支持。”

  政策因素中除了一直在严厉打击的非成年人上网,眼下网吧业主们最关注的就是零点断网问题。

  “如果不能通宵营业,网吧就没有利润空间,除了某些时候,基本上都是在通宵营业的。”谈到重庆正在准备搞的零点断网,陈宇有些忧虑。

  重庆5月11日提请市人大常委会审议的《重庆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草案)》中欲写入“零点断网”———切断网吧的网络接入。

  一位经营超过十年的重庆李姓网吧业主告诉南都记者:“那我们还活不活?”也有网友评论说:“主管部门凭什么剥夺成年人深夜进入网吧上网的权利?”

  此前也有多个地方曾实行过零点断网,法律依据是国务院2002年9月29日颁布的《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条例中规定,网吧的营业时间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十二点。但大多数零点断网措施都是轰轰烈烈开始,悄无声息结束。早在2004年的一篇风行网络的帖子《网吧———你是打不倒的巨人》中,就曾谈到这个问题,认为根本不现实,“制定一些不现实的规定然后去罚款是丑陋的做法。”

  重庆作为直辖市,其示范效应让网吧业主担忧。

  “如果零点断网,重庆的网吧就可以关门了。如果全部零点断网,中国网吧要倒闭90%,如果广州零点断网,我会在实施之前就把网吧卖了。”陈宇对南都记者说。那位在重庆经营网吧超过十年的网吧业主也对南都记者说:“如果真的零点断网,那就没法干了,现在网吧一个月有十个部门来收费,他们不在我们的处境根本不知道我们多艰难。”

  网吧面临的问题还有很多,山西临县、江西临川等地关停全县网吧,重庆等地全力推动实名制,甚至把上网没带身份证的网友带回派出所“学习”,网吧连锁被强力推行,官方直言要加大国有资本……

  陈宇所在的广州,从今年7月份开始将实行网吧二代身份证上网制度,网吧需要购买价值4000元的登记终端。

  “社会对网吧一直有一种成见。”陈宇说,“主要是因为未成年人上网的问题,但现在接纳未成年人的网吧只是少数,真正正规的网吧根本不做未成年人的生意,代价太高了。”陈宇以广州的网吧管理举例,每个网吧只有三次机会,每个未成年人罚款5000元,如果三次接纳未成年人上网,立即吊销营业执照, “只要规范好了,是没有网吧敢犯的。”陈宇说。

  “网吧是我的事业,我一直都用心在做,以前的网吧可能算是个暴利的行业,但是现在已经走向了衰败。”从1997年一路走来,陈宇感触颇深,“但是无论怎么样,我还是认为网吧在中国不会消亡。”

    相关阅读
    栏目导航
    推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