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下载 | 资讯教程 | 最近更新 | 下载排行 | 一键转帖 | 发布投稿
您的位置:最火下载站 > 资讯阅读 > 关注人物 > 熊猫烧香作者李俊:黑客是一种荣耀

熊猫烧香作者李俊:黑客是一种荣耀

  熊猫烧香的潘多拉之盒被打开后,病毒像核裂变一样蔓延。之后,李俊向警方提供了“熊猫烧香”的专杀程序,运行后杀毒效果相当好。这个被人称为“病毒的核心、思想和灵魂”的25岁年轻人,大概是想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忏悔。

  李俊,曾是黑客中的大佬级人物,去年12月24日,因蜚声中外的“熊猫烧香病毒”案入狱3年后得以提前释放,目前在类似Twitter的新浪微博上,被关注热度仍不减当年,达到近两万人。其中多数是90后。

  他留在黑客江湖中的那段传奇生涯,现在看来,与他躁动的青春期正不谋而合。

  据《南方周末》作者沈颖林春挺

  黑客帝国是少年李俊眼里真正的理想国,充分满足了他确认自我价值的需要,青春期被肯定、被关注的渴望,对自由、平等、分享的心理需要和对未来的好奇。

  已近而立的李俊,站在这一个标志成熟的人生节点上,过去在黑客传奇里的光荣与梦想早已随风飘去――“以后不再做黑客了”,“我只想做个普通人”。他正在寻求转型,或许做一名网络安全专家,即所谓的“白帽”。

  黑客是种精神

  16岁的李俊开始触网,并对网络里的热血传奇游戏着迷。为了玩游戏,他会选择逃课。

  在技校读书时,同学们还在练习打字,李俊已自学了windows基本操作和dos命令。毕业后,他在水泥厂干了一段时间,当时的厂长评价李俊:“只知道闷头干活儿,不投机取巧,是一个老实人。”事发后,厂长很惊讶居然是这个沉默的孩子做了“惊天动地的事”。

  之后他去一家电脑城打工,网吧是李俊“练手”的实验室,“下载个软件发现能控制网吧里的其他电脑”,“很过瘾”。

  在小学、初中同学,后来的“熊猫烧香案”成员之一雷磊的指点下,他的技术日臻佳境。李俊的同学回忆:“那时,他常常对着书本摆弄电脑几小时,茶饭不思,不知疲倦。”

  李俊说,黑客一词,源于英文Hacker,原指热心于计算机技术、水平高超的电脑专家,他所理解的“黑客”是一种专注、自由、免费的精神,“一个好黑客,主动发现问题并解决问题,还要创造新东西,相信自由并自愿互相帮助。”

  崇尚黑客精神的李俊,称其编写的大多数黑客入侵软件都在网络上公开,一旦检测到政府网站或大型企业服务器有入侵漏洞,他就会通过电子邮件告诉网络管理员,尽管这些好心的提醒“经常石沉大海”。“黑客是一种荣耀,希望你不要歪曲黑客。”李俊说,“成天无所事事,专门制作简单的木马病毒去搞破坏的一群人,实际上

  应该被称为骇客。”

  快意恩仇的战斗

  与此相反,若是发现国外黑客对国内服务器发动攻击时,李俊就会以牙还牙发出反击。

  中国“不高兴”的时候,李俊站出来在网上说“不”,加入“战斗”只需在黑客站点注册一个ID或者加入该组织的QQ群,仅此而已。

  在“战场”里,李俊不需要武器,而仅靠键盘和鼠标在弹指间迸发出的病毒就可以决胜千里之外。“武器杀伤的是肉体,而电脑感染病毒就如人生病一样,可以摧毁精神和意志。”李俊说。

  1999年,美国轰炸我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为了伸张正义”,“给美国人脸色看看”,李俊加入一个名叫中国黑客紧急会议中心的组织,使用人海战术,同时向白宫等美国政府网站投去黑压压的电子邮件以堵死其网络通道。

  使李俊“快意恩仇”的事件陆续发生。2001年,中美发生撞机事件,作为红盟的重要成员,19岁的李俊接到了年仅20岁的创始人lion的命令后,连夜马不停蹄地在网上调兵遣将。

  最让李俊难忘的是,2001年日本前首相小泉参拜靖国神社后的那次网络的攻击。

  李俊在邮件里向记者描述当时的壮举:把国旗插在日本靖国神社网站的那一刻,电影《精武门》里李小龙扛了一块“东亚病夫”的招牌到日本人的武道馆,并当着日本人的面将其踢破砸烂的经典画面马上就出现在我的眼前:“叫你还敢欺负我们中国人!”

  在当时的他看来,这是做了一件捍卫荣誉的大事。但现已近而立的李俊幡然醒悟,“其实没有任何意义,把时间用在创造社会价值的事情上吧。”

  “我怀着梦想走进现在的红盟,我不去多想,也不去多问。”一位自称是红客的黑客说。红盟是中国红色联盟的简称。红盟网络安全专家刘庆把学习电脑技术比作练武,“简单的学习招式是肤浅的”,还需要“培养品格”。

  一个名为《中国黑客联盟》的网站,在其原则里把“永远保持对国家和人民的忠诚。时刻牢记,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置在头把交椅。

  他们年轻、激情、叛逆、果敢,如司汤达的《红与黑》所描述的于连:“约十八九岁,长得文弱清秀,两只又大又黑的眼

  睛。在宁静时,眼中射出火一样的光辉,又像是熟思和探寻的样子,但一瞬间,又流露出可怕的仇恨……”

  被一些国家视为如临大敌的中国独立黑客们,显得如此神秘莫测,其实有时候不过是一群年轻人的青春期荷尔蒙和追求刺激的心理糅合在一起,被极具煽动性的民族主义思潮点燃的产物。

  黑客江湖的明星

  在中国,加入黑客组织并不是什么神秘事。手续非常简单,在其网站上注册一个ID或者加入该组织的QQ群即可。

  中国的黑客团体是一个广泛分布和结构松散的数字技工群体。

  有资深黑客曾统计过,广东、福建、四川、东北等是中国黑客聚集较多的地区,约占全国黑客数量的70%左右。

  为了得到更高超的技术,李俊曾加入一个名为黑客联盟的“小刀会”。在圈里,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代号。较于其他如老狼、黑鹰、猛虎、孤独剑客等富有攻击性的犀利代号,李俊给自己取了一个昵称:武汉男生,他出生于武汉。

  其实,黑客江湖有一线明星、二线明星,多数都是跑龙套的而已。明星都会昙花一现――“每天都会发生娱乐事件”。有明星就会有粉丝。李俊说,具有高超技术的黑客会有很多菜鸟来巴结,来拜师请教或谋求商业合作。成为组织里的明星和核心成员需要资历、作品以及很好的人缘。

  为了能够成为明星,年轻的黑客们常常在QQ群里炫耀曾黑掉过某某服务器,或发布自己编写的黑客工具来凸显自我。他们艳羡某某黑客赚了许多钱买了名车过着奢侈的生活而决意去黑掉某一网站!

  和其他黑客“不惜铤而走险”区别的是,李俊没有选择低调的隐匿之身,他要的是不打自招,在他所到之处都会留下“熊猫烧香”的图案:憨态可掬地告诉你,你被黑了!李俊觉得“这很好玩”。

  有资深黑客说,老一代的黑客更多倾向于技术研究,而现在的黑客更多为了商业利益。也有一部分人倾向于娱乐自己,通过黑机而得到一种内心狂野的满足,另一部分黑客抱着推波助澜的态度,唯恐天下不乱,一不小心落入黑客群体内而不能自拔,成为半黑不黑的半边人。(本文来源:华西都市报)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软件